艺星医美医疗事故致死医生不足大半毛利却投入营销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若是以生命为代价呢?日前,大连女子隆胸致死事件让艺星医美的诸多问题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目前大连艺星已停业整顿,但整个艺星医美的问题还远没能解决,虚假广告诱导消费者,却又没有足够的医生为消费者服务,于是主治医师脱岗、麻醉师兼顾两台手术最终酿成大祸。

  艺星医美背后的“莆田系”陈氏家族一心谋求进入资本市场,2018年港股上市未遂后,又回过头来冲刺科创板,但在7月31日还是再度中止了上市进程。

  事情起源于7月5日,32岁的王丽在好友的陪伴下,前往大连艺星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艺星)进行了隆胸手术,手术于上午11点开始,原计划手术时长3到3个半小时,也就是大约下午2点到2点半左右就会结束。

  但直到下午4点,焦急等待的好友才被大连艺星工作人员知会王丽已被送往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以下简称:中山医院)进行抢救,病历显示,当晚8点,中山医院向家属宣布王丽临床死亡,这一切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据新京报报道,从王丽家属提供的与大连艺星销售人员的微信聊天记录来看,销售人员多次以“折扣即将过期”、“需要先交押金”为由劝导王丽,并在王丽表示“还是有些害怕”时以三位明星也植入假体为例进行诱导。

  值得一提的是,天眼查信息显示,大连艺星曾因在微信公众号文章中擅自使用范冰冰的肖像进行广告宣传,而被法院判决向范冰冰公开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4万元。另外,与大连艺星同受艺星医疗美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艺星医美)控制的杭州艺星,也曾因肖像权纠纷被法院判决向原告支付经济损失、精神损害赔偿合计3.5万元。

  王丽家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几经波折从大连艺星调取的监控显示,手术当天在手术开始50分钟之后主治医师就离开了手术室,仅留下助理医师等人,直到下午2点56分再次进入手术室神码堂59875,而据后来中山医院病历显示,那时王丽在隆胸手术中出现呼吸骤停。

  此后大连艺星自行进行了大约30分钟的抢救,王丽心电图依然呈直线血氧血压测不出且无呼吸,最终在下午4点42分才被送入中山医院。

  事故之后,大连艺星仍然持续营业,直到7月25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介入,7月30日大连艺星开始停业整顿。

  另外,据澎湃新闻报道,大连市中山区卫健局在回应家属时称负责王丽手术的麻醉师同时还负责另一台手术,并且其仅拥有相关初级职业证书,并不能独立进行全麻手术。

  最终,尸检结果确认,王丽符合因双肺栓塞伴过敏反应,继发DIC(弥散性血管内凝血)而死亡,至于具体责任认定还有待进一步确认。

  涉事的大连艺星是艺星医美的全资子公司,天眼查显示,艺星医美总共在包括北京、上海、西安、济南在内的14个城市设立了15家医疗美容机构,并曾于2018年6月向香港联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以谋求上市,但目前已撤回申请。

  公开资料显示,2015-2017年艺星医美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05亿、7.23亿、10.37亿,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298.1万、4921.7万、1.14亿,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196.07%,期间毛利率分别为50.35%、54.15%、53.31%,行业暴利可见一斑。

  艺星医美主要营收来源于美容外科医疗美容服务和美容皮肤科医疗美容服务,前者包括整形手术医疗美容服务和注射医疗美容服务,2017年分别贡献了45.3%和36.6%的营收,由此可见外科医美服务是艺星医美真正的核心利润来源。

  值得注意的是,2015-2017年艺星医美销售费用分别为1.31亿、2.54亿、3.05亿,分别占毛利润的64.04%、64.9%、55.17%,其中推广及营销费用分别为8760万、1.9亿、2.08亿,分别占销售费用的66.87%、74.8%、68.2%,因此扣除各项费用后艺星医美的净利率就只有3.2%、6.8%、11%,而据艺星医美所称,由于业务拓展,相关推广及营销费用还将进一步增加。

  事实上,消费者选择某一家医美机构往往是对其口碑、价格、成功案例等多方面综合考虑后的结果,而消费者能够获取这些信息的来源却往往是商家自己打出的广告,正如这次大连艺星销售人员对王丽的诱导,商家惯以明星为例打消消费者的顾虑,除了上面提到的范冰冰,公开资料还显示,截止2018年6月,艺星医美共涉及77项肖像权纠纷,其中72项最终赔偿对方260万,剩余5项还未解决。

  另外,猫妹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2016年杭州艺星因违法广告被处罚3万元,2017年成都艺星由于广告中违规使用“最高级”、“国家级”、“最佳”等词语被处罚1.8万元,2015年、2018年武汉艺星也由于发布使用绝对化广告词等方式的违法广告,共计被处罚4.4万,2018年北京艺星由于故意使用虚假、伪造的科研成果统计调查结果等制作并发布广告共计被处罚45万……而本次涉事的大连艺星也曾在2015年由于虚假宣传被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并处罚款4万元。

  数不胜数,猫妹分别搜索各地的艺星医美机构,除了经营状态异常的,几乎每一家都有大量由于虚假广告而被执行的行政处罚,如此这般,消费者不受欺骗几乎是不可能的。

  除了广告,艺星医美一直被诟病的另一大问题就是医师数量、质量都不过关,据了解,截止2018年5月31日,艺星医美的美容机构共拥有237名医师,包括9名主任医师、34名副主任医师、76名主治医师及118名住院医师。

  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要求,美容医院至少有6名具有相关专业副主任医师资格以上的主诊医师、至少2名主管护师资格以上的护士;每科至少有1名本专业的具有主治医师资格以上的主诊医师;医疗美容门诊部则要求至少有5名执业医师,其中至少有1名具有相关专业副主任医师资格以上的主诊医师和1名具有护师资格以上的护士,每科目至少有1名本专业的具有主治医师资格以上的主诊医师。

  很明显,拥有15家美容医疗机构的艺星医美医生数量明显不够,艺星医美也曾在招股说明书中提到其美容机构的医生会按照相关法规规定在多个医疗机构进行注册及登记,即多点执业。

  猫妹注意到,据艺星医美在招股说明书披露的经营状况来看,大连艺星是医生人数最少的下属医美机构,仅有8人,勉强超过卫健委要求,其他医疗专业人数也不过38人,配有的手术室仅4间。

  另外,从相关注释来看,少的可怜的医生人数还是由全职医生及兼职医生共同组成,这似乎能够部分解释为何会出现医生中途离场或是同时兼顾两台手术这样的事件发生。

  天眼查显示,陈国兴、陈国雄是艺星医美的最终受益人,两人都是莆田“四大家族”中陈氏家族的一员,前者通过汉国企业管理有限公司、霍尔果斯康美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康美投资)合计持有艺星医疗35.95%的股份,是公司实控人。

  虽然2017年艺星医美营业收入就已经突破了10亿,但实际归母净利润却并不高,每年高额的推广费用不断吞噬着净利润,2015-2017年艺星医疗的速动比率分别为0.4、0.6、0.9,远低于“安全线”,艺星医疗也承认由于高额流动负债净额正面临着流动资金风险,期望通过上市来增强自身融资能力。

  艺星医美上市未遂之后,2019年4月3日“陈氏家族”的另一家公司上海美迪西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迪西)递交了科创板招股说明书,实控人陈金章是陈国兴的叔叔,并且陈国兴也持有美迪西7.12%股权。

  不过美迪西的上市路也并不那么顺利,董事陈建煌是“老赖”,仅2019年就有5起限制消费令,而每年离职人数达300人左右,离职率接近30%,核心管理层也多是近年才加入,诸多原因让美迪西登陆科创板存在不确定,最终7月31日,美迪西还是中止了上市申请。

  其实,医美行业有着巨大的潜力,在合理的情况下消费者并不太关心这个行业到底能有多暴利,消费者求美但更在乎安全,毕竟属于医院性质的美容机构,若是安全隐患无法解除,最后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害人又害己。(蓝鲸产经 徐晓春)